世间有味
更新时间:2018-12-01

是不是应“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”?可我只在梦中见过他一次,何其太薄!人间有味,有泪盈盈!

古人有诗:“青灯有味是儿时。”又言“世间有味是清欢”,但人生刹那,沧桑转瞬,哪里尽是青灯有味、清欢怡情?那缕缕苦涩、遗憾、懊悔、伤感、悼念……交织围绕,真是人间有味,百感交集。

标签 先父 有味 感慨 世间 诗词

不堪练琴之苦,偶然赋诗遣闷,有“我亦无花亦无家”之句。未料先父窥见,雷霆震怒,但未如以前那般责打,竟邀父执辈络绎来劝。犹记一作曲家乃我之师,被先父邀至家中,先盛筵接待,酒醺饭足之后,正襟危坐,对我言之谆谆至夜。困倦已极,却不敢藐藐,犹强作聆听状,此后便再不与之往来。陆续涂鸦诗词,至二十岁时已数千首,皆手订线装成册,有不能观之者,故秘藏之。后来仍被家严觅见,但未指斥于我。我偶听父执辈云:“汝父感叹,你如此爱诗,赞叹皆手抄线装。”无他语,亦不复责诘。

记得少时,家教极严。我自垂髫即喜国画、诗词、书法,而先父严令我学小提琴,日日练习,奔忙于师门,不堪其苦。但我后学声乐,调入文艺演出队,先父极不喜好。深夜上演归来,家门反锁,我只得四出寻宿,生怨日深。

曾读汪曾祺先生的《多年父子成兄弟》,文字温馨,印象极深。但令人感慨的,是我从未有过“父子成兄弟”的温情。

无复数日,我所绘两幅小工笔山水被先父贴于屋中柜门玻璃之上,先父亦不督催学琴!那时不晓,心中窃喜,甚至荒废。现写至此,泪盈于目。或者愧疚之心,我不知乎?先父逝去已二十载,墓木已拱,再不可膝下对谈往事,无可赎乎?“我亦无花亦无家”,一语成谶,感慨良多!先父若假以年,会当何想?会生温情?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开奖结果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